最愛一期~

無題(一期、藥研)



-此為「刀劍亂舞ONLINE」的同人文

-CP: 沒有吧……

-角色: 一期及藥研

-對於日本史, 可能有弄錯的地方...別太在意好了

-有私設 

-繁體中文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  昏暗的一室,接近沒有聲息。

  然而藏身於裡頭的一期一振很清楚,在這薄薄的紙門後,正有十把以上的敵刀正在尋找他們,要將他和受傷坐在一旁的藥研藤四郎破壞。

  會被找出來只是時間的問題。

  夜戰、室內戰均是對作為太刀的一期不利,只是基於自身統率不差,要單獨突破不是難事。

  只要找回其他失散的同伴,就能夠輕鬆地將敵方清除。然而……

  再次望向正咬緊牙關替自己止血的藥研,一期怎可能撇下他而獨自離開?他這位弟弟曾經消失於歷史,現在要再次撇下他一個?怎可能!

  如今首先要做的,是思考萬全之策——

  「一期哥。」
  「怎麼了?藥研。」
  「這樣下去不是法子,所以一期哥先走,之後我會先躲起……」

  作為一把上過戰場的刀,藥研怎可能不了解現在的狀況。只是他不想因為自己的無力,而拖累最重視的「哥哥」。

  吉光鍛造的刀無數,無數的短刀和脇差就如同兄弟。然而在此之外,只有一把是與別不同。

  靠有唯一之稱,令大家同視為兄長的只有一位,就是太刀一期一振。

  把一切看在眼內的一期,注視藥研強勾起笑意的面容,深深地嘆了一口氣,然後脫下手套摸摸對方的頭。

  即使明知道藥研不喜歡被當作小孩子,但一期只想到這種方法,在弟弟甩開自己之前,將之擁抱入懷。

  「藥研藤四郎。」
  「……是。」
  「一會兒我會先行突擊,你在五秒……不,十秒後以防守為前提,朝出口直衝,其他我會擋下。」

  細碎的耳語之音自耳畔消失,原本被擁抱的溫暖也漸漸冷卻。藥研看著一期背對自己的身影,想要伸手抓住,想要叫止對方,可惜均為時已晚。
 一期重新戴上手套,緊握著本體,集中精神地準備迎敵。

  單一個人,根本沒有陣勢可言。拉開紙門的瞬間,一期就直奔上前,朝敵人集中的方向拔刀衝上前斬擊。

  第一下的突擊算是成功,除了擊殺了敵短刀外,還把敵人們的注意力吸引過來。即使未能令所有敵方一湧而上,但剩下的藥研應該能好好解決。

  稍一的分神,儘管一期的攻擊沒有停止,但身上已經多添幾處傷痕。他咬牙地盡力回避,同時亦繼續揮舞刀刃,務求擊殺多幾個敵人。

  藥研已經逃出去了嗎?藥研應該沒有受傷吧?藥研、藥研、藥研!

  作為燒身再刃的自己,這次真的救到曾經完全燒燬的弟弟嗎? 
 貫穿身體的一槍痛入心脾,但還不能就這麼倒下!

  一期倒吸一口氣,反握著刀往後插過去。雖然他很清楚敵方不會造成多大傷害,但至少能稍微將距離拉開。

  真的可以嗎?

  「是再刃的緣故嗎……」

  傷口在發疼,很熱、很熱……如同正在燃燒的火焰般,但還不能就這麼停下來,比起往昔只能坐以待斃,現在不是很好嗎?

  這麼多的敵人,倒下一個接著又一個,沒完沒了。再擊殺一個,另一把敵刀已迫在眼前,已經逃不掉了啊。

  「一期哥!」

  熟識之聲響起的同時,一抹纖瘦的身影就出現。輕巧地短刀躍起,借衝力與高度差重擊揮刀中的敵刀,並迅速地跑到一期面前伸出手。

  是應該走掉了的藥研。

  「一期哥,我們走!」不予一期說教的機會,短刀一手抓住哥哥的手,同時揮動本體,確保逃出空間。

  注視這位弟弟,一期回握著他的手。只是心底湧出不同的感覺。
 到底他需要生氣、開心、感動或是無奈呢?已經沒有答案。

  當下他能做的只有盡力地保護,為弟弟擋下最重的攻勢,可惜這也是有限度。眼下藥研的傷勢越來越重,他心中一沉。

  這時,一期的視線捕捉到一旁的燭火,把心一橫地將之推下,火焰就開始燃燒擴散起來。

  會否改變歷史?不知道,他現在只是希望藥研能安然無恙!
 .
 .
 .
  接著……
  接著如何了呢?
  記不起來了。
  只知,他終於成功帶著藥研逃出去了。

  星辰與冰冷的月牙掛於夜空,為近似無際的黑暗點上希望之光。略為冷凍的空氣吸入肺部,除了刺痛還感受到自己仍然生存。

  傷口一再地發疼,但這份痛楚漸漸變得麻木。

  他們應該要到哪裡去?

  作為一把久藏的太刀,一期根本分不出這片大地的方向。他揹著同樣已受重傷的藥研,唯一能做的是拼命地感受有否同伴的氣息而一直走。

  一期感受到背上逐漸濕透,搭在肩上的小手握成拳,微微地抖擻。他想安撫般觸摸弟弟的手,可惜他現在最後一分的氣力,全都花在尋找出路上。

  突然喉間一陣腥甜,即使強忍還是吐出,令原本沾了血的白手套,如今再度染紅。

  視線變得越來越模糊,肉身快要到達極限,他彷彿見到有幾個熟識的身影就在不遠處。然而或許是放下心頭之石,雙腿再也無法發力,一下子整個人就倒在地上。

  痛楚在蔓延,宛如回到往昔那片火海中,一切都要化成灰燼。不過這次在黑暗中,他感受到有誰正捉緊自己手。

   這是一雙細小而溫暖的手。

(完)

评论
热度(7)

© 雪鈴花影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