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愛一期了~
主食一期三日/三日一期

(一期三日) 您,過得好嗎

 

-含私設

 -歷史有BUG

 -清水

 -CP:一期三日(夫妻刀)

 -極短篇

-照片與內容沒關連

-繁體中文

 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  您,過得好嗎?

  清晨被帶走的您,對我展現如一的微笑,我循著過往的習慣,笑著目送您的離去,約定十年、百年後在某處重聚。

  是上蒼要降雨了嗎?何故白日普照的世間變得灰沉。

  在這個動盪不斷的時代,我們無法改變只能隨波逐流。

  走到城廓之上,眺望不能抵達的遠方,思及曾經在此的您。苦澀的味道從心而發,我依舊掛起微笑,笑看一切像是不變的變幻。

  您,過得好嗎?

  楓葉不知不覺間再次染紅,我想起從毛利家來到豐臣的季節。初次與您碰面的瞬間,您那比一切還要鮮明的身影,烙在心頭揮之不去。

  散下的紅葉,如同逐漸凋零的豐臣。看似仍然美麗如畫,但現實只是將要走到盡頭的落葉,慢慢枯萎回到原點。

  一成不變的日子下,我經過那間早已空置的寢室,感慨一切依舊人面全非。崩潰的聲音早已響起,遮住耳朵充耳不聞,幻想能夠與您重聚的一天。

  您,過得好嗎?

  六花飄降堆積,編織出純白的地毯。張開的兩手空無一物,即便付喪神沒有體溫,但失去您牽拉的手是多麼冰冷。

  人類野心的陰森,比冬日的寒意更為深沉。頃刻之間,如若無垢的大地被朵朵血花染紅。武士們的呼喊聲直達天際,炮擊天守閣的響聲彷彿宣告敗北之勢。

  我掛在臉上的笑容漸漸變得虛偽,寧可沉睡在夢中的時間拉長。野心何時滅,太平何時至,重聚的日子是多麼遙遠。

  您,過得好嗎?

  櫻花綻開,春回大地卻未有把傷痛溶化。沒有您在的城池,美景也失色下來。思及與您有關的種種,與簡單幸福的日常。一切如盛於手中之雪,不知不覺間溶化流走。

  填平的濠溝重新築起,虛假的和平再度崩潰,將殘酷的真實顯露出來。再度殘殺的日子重臨,火藥的氣味越來越濃烈,告知冷兵器的時代已經過去。

  在相同的位置遙望,回憶高掛天際的明月,與寄宿於您眼內的月牙。當初品嚐唇齒間的美酒,白晢的臉頰添上紅暈。舊事如夢,已經無法再追。

  您,過得好嗎?

  盛夏之熱,隨戰火的再起而更顯熾盛。清脆的風鈴之聲,如同為這正要結束的時代奏出喪樂。無能為力的我唯有假裝堅強,安撫弟弟們不安的心。

  內奸燃點的火焰,令奢華的城池燃燒起來,往昔的繁華將成南柯一夢。唯被本體束縛的付喪神,成為這場戰役終結的陪葬品。

  熊熊的火光之下,我憶起不在這裡的您,禁不住漾起發自內心的笑容。

  抱歉,我已經沒法完成約定。

  您,要過得更好。

 .

  再次的甦醒來到世間,我幾乎將往事遺忘得乾乾淨淨。得到了人類的身軀,感受陽光的和暖,呼吸生命的氣息。

  心所缺少的一角,早已遺失於過去。與散落各地的弟弟們共聚一堂,才讓我在迷茫中找到一絲依歸。

  可是心底總是浮現出一句問話——

  您,過得好嗎?

  心繫的那位,靜待於心之深處。

  順著尾指的紅線走,總會找到彼端的某君。

  鍛刀房的火焰燃燒,令我稍微想起過去,前主所發出的集刀令。

  晃神的瞬間,一抹如夜空的深藍展現眼前,其溫和且沉穩的聲音傳入耳內,在注意的一秒將我的疑惑解開。

  忘卻身邊的事物,我們四目相對,以淚眼帶著微笑。伸手觸及對方,抱擁於懷中。

  已經記不起,但是我知道。

  數百年來,渴求的就是這一刻。

  「我回來了。」
  「歡迎回來。」

  從今以後,我願能讓您能過得更好。

 (完)


评论
热度(20)

© 雪鈴花影 | Powered by LOFTER